分类 制作企业网站公司 下的文章

原标题:美国又对中国出手了!中国被强行“发达国家”

据报道,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迫于来自“美国的压力”,同意将提高世行给中国贷款的利率,以增加中国的融资成本。据说,美国有关人士希望世行能更多帮助那些真正需要贷款的国家,而中国似乎已经不属于享受世行“优惠贷款”的标准国家了。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中国在世行获得的贷款将会减少▲《金融时报》报道截图:中国在世行获得的贷款将会减少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始终和包括世行在内的多家国际金融机构保持友好合作关系,从它们那里获得许多急需的发展资金。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初期,这些“优惠贷款”的确解决了中国一些项目的燃眉之急,使不少企业和地区获得发展的推动力。

正如一些西方经济界人士所说的,中国与世行之间的合作是平等的,是互补的,也是互利的。世行在中国的贷款成功地保证了该行的贷款回报,并且提升了世行在中国金融体系不可替代的地位,因而使世行的主管官员能够有机会和中国政府交流相关的改革建议和措施。中国目前已经是世行第三大股东,期望在世行的作用能够进一步得到加强,这些需要和世行展开更坦诚、更有效的合作才能做到“双赢”。

美国政府要求世行提高给中国贷款的成本,背后有着十分复杂的心态。其主要目的是千方百计地要把中国挤出“发展中国家”队伍,强行给中国戴上“发达国家”帽子。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美国政府双管齐下:一方面在WTO框架内散布中国不属于发展中国家,不能再沾发展中国家的光,需要尽到发达国家义务等言论;另一方面就是在世行系统内提出对中国贷款的限制条件。美国政府要在市场、金融两个“战场”上给中国的发展设置障碍,使中国的经济增长“减速”“降幅”,最终不会影响到美国自身的发展强势。这才是美国方案的真正目的。

世行不应当成为为某个国家利益服务的工具,而应是为世界人民服务的金融机构,是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努力的重要伙伴。

中国虽然已经在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功,但是离一个发达国家标准依然差得很远。目前中国仍然有几千万人的生活水平低于联合国的贫困标准线,中国的脱贫工程似处在最紧张的时刻,依然需要获得国际上的支持,实现中国人民全面小康的梦想。这时世行如果提高中国的借贷成本,无形中将加大中国的负担,甚至会影响到某些与脱贫直接有关联的地区和项目顺利实施。这显然不符合世行给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的初衷。

中国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决定了其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仍然是发展中国家。西方国家恭维中国已经是“发达国家”,很容易让我们沾沾自喜,或受宠若惊。但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对自己有正确的认识,才能处理好一切突发事件对中国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

相关新闻:

美国正式发起对华301调查

中方强势反击

分析解读

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摄影:史小兵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摄影:史小兵

新乐视智家的投资人主要来自孙宏斌的“朋友圈”,每家投资金额不会太多,并且会签署严苛的投资条款。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亚婷   编辑|翟文婷

继孙宏斌之后,又一位地产大亨与贾跃亭发生资本关联。

据财联社报道,恒大集团许家印已经确认投资贾跃亭的FF,并成立了专门的汽车团队,但目前尚无法确实是许家印个人投资还是集团投资。

而《中国企业家》独家获悉,新乐视智家最近也会有资本介入,且已经进入最终签字环节,最快将于近期公布。考虑到最近腾讯与新乐视智家有版权合作,外界猜测腾讯或将是热门投资人选之一。

4月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乐视智家”)将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这笔融资从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3月2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此前确定的各增资方拟按照120亿以上估值进行融资,拟调整为90亿。”

这笔30亿元的融资,大部分来自几大投资方,另一部分将通过债转股的形式募集资金。据一位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透露,资方主要来自孙宏斌的“朋友圈”,每家投资金额不会太多,并且会签署严苛的投资条款。

距离孙宏斌主持乐视大局已经过去16个月,从最初入主乐视三个体系,到如今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乐视的命运非但没有被改写,反而犹如脱缰的野马,前途未卜。

对于投资的三大板块,孙宏斌的思路已经非常清晰,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作为相对优质的资产,尽快融资盘活业务,对于他所担任二股东的上市公司乐视网,最终或将沦为空壳。

“空壳”乐视网

今年三月,孙宏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摆在乐视面前只有三条路:破产重整、变卖资产还债、退市。从他近几次的公开讲话可以看出,对于乐视网,孙宏斌已经有心无力,贾跃亭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孙宏斌腾挪空间十分有限。

无论哪种途径,作为二股东的孙宏斌都没有决定权,而贾跃亭所持的25.67%的上市公司股份处于质押以及轮候冻结的“双重锁定”中,只要贾跃亭不解除质押或偿还债务,孙对于现状,都没有根本性的对策。

对于融创投资的另外两个板块:乐创文娱和新乐视智家,孙宏斌则是希望尽快和乐视网划清界限。

乐创文娱由于未装入上市公司体系,处理相对简单。执掌人张昭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已经着手开始处理乐视体系在乐创文娱中的股份,同时融创会进一步增持。不排除乐创文娱最终将会成为融创控股的业务。

新乐视智家由于属于上市公司体系,处理起来更为棘手。目前乐视网仍是其控股大股东,想要将其剥离上市公司体系,就涉及到重大资产重组,这需要得到证监会的批准,而如果不做股权变更,孙宏斌也无法再投入更多资金,“目前只能在维持乐视网第一大股东的基础上,融钱盘活资产。”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截止目前,乐视网已将所持新乐视智家所有股份质押,其中,34.9398%质押给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其余5.3720%质押给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并表示,“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公司不再具有实际控制权。”

至于孙宏斌对乐视网的打算,有近乐视体系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鉴于孙宏斌权限有限,可供操作的方式之一,是通过与资方合作的方式将乐视网资产进行转移,比如新乐视智家与腾讯视频签订合作,双方即约定,“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这种合作模式一旦达成,乐视网的视频用户就会有很多转为腾讯视频用户。

“既然在股权上,孙宏斌拿乐视网没有办法,他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降低乐视网的价值。”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进退两难

去年十月底,乐视网前CEO梁军开始“休假”,曾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梁军在与刘淑青磨合并不顺利。“主要是刘淑青担任的角色比较割裂,她代表的融创一方在实际中,既是投资者,也是管理者。”一位乐视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会导致融创在强调利润和战略之间不停摇摆。”

今年1月24日,乐视网以15.33元的价格复盘,截止到4月16日,股价已经跌至4.20元。过去三个月,孙宏斌的一举一动就是乐视网股价涨跌的晴雨表。

3月份,融创在香港召开业绩发布会,在孙宏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并痛斥其为“妖股”之后,乐视股价停止前几日的上涨,一路下滑。“对于乐视网目前170亿左右的市值,孙宏斌认为偏高,应该在100多亿。”上述人士表示。

目前,融创系占乐视网股份为8.56%,与贾跃亭的25.67%股份相差甚远,加上贾跃亭的股份被双重锁定,孙宏斌想要增持只能通过二级市场。一位接近乐视的人士分析,“至少要再获取17%的股份,孙才能成为第一大股东,乐视网的高估值意味着他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据悉,证监会也曾向融创施压,要求孙宏斌保持乐视网股价稳定,维护中小股民的利益,鉴于孙宏斌目前的牌面,最终乐视网的走向很大程度上还要看监管层的态度。

原标题:美国再次对中兴采取制裁措施,中兴成立“危机应对工作组”

据路透社4月16日报道,美国商务部当日宣布,,这一禁令立即生效,持续七年。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官员在一次电话会议中表示,执行该禁令是因为中兴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

受此冲击,中兴17日早晨发文致全体员工。澎湃新闻()看到的这份内部信件中称公司高度重视,并第一时间成立危机应对工作组,分析制定应对措施,直面危机。

去年3月,在美国德州联邦法院中,中兴承认违反美国制裁禁令,转售美国设备和技术。并为此缴纳了8.9亿美元的罚款,此外它还可能面临另一笔3亿美元的罚金。协议的部分内容是要求中兴对参与这些违禁交易的员工采取惩戒措施。

美国商务部指责中兴官员“谎称已处罚这些涉事员工,但事实并非如此”。按照协议,中兴应解雇四名高管,并以减少奖金或谴责的方式处罚另外35名员工。美商务部官员称,中兴开除了四名高管,但对其他35名员工没有采取相关措施。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兴并没有惩罚相关员工和高管,而是奖励他们。这种行为令人震惊,我们无法忽视。”

根据禁令,美国企业不得把禁令中规定的产品(如芯片组)直接或通过其他国家出售给中兴。

禁令一出,中兴的几大美国供应商的股价大幅下跌。光纤网络设备商Acacia的股价大跌35%,创下近两年的新低。Acacia公司2017年总营收的30%来自中兴。该公司表示正暂停该禁令涉及的交易并评估其影响。

与屡屡受挫的华为不同,中兴在美国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它已与美国多个运营商合作出售手机,并在廉价手机预付市场中占有一定的份额。中兴还是麦迪逊广场花园等大型场馆的主要赞助商。中兴在美国的移动设备业务CEO郑立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美国针对华为的审查行动中,中兴“间接受到不利影响(collateral damage)”。采访中他还谈及公司手机产品中使用到的美国零部件。

但此禁令之后,上述局面或许将改变。据估计,中兴的智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等产品中有25%至3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供应商,因此这一禁令可能对中兴造成毁灭性打击。

美国商务部前副部长埃里克·赫塞豪恩(Eric Hirschhorn)表示,“如果中兴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它的运营很可能面临困境。美国之外的许多银行和企业将不愿与它有生意往来。”

此举看似与中美近期的贸易紧张有关,但据《金融时报》消息,美国商务部官员否认了此说法,他们指出,中兴通讯的违规行为最初是由奥巴马政府启动调查的。专家们表示,这些制裁是一股日益强烈的对华反弹的一部分,不仅出现在伦敦和华盛顿,而且在德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也有呼应。

除了美国,英国的网络安全监督机构昨日发出一封措辞强烈的公函,警告电信运营商不要使用中兴通讯的设备,因为其所有权属于国家引发安全担心。这实际上把中兴挡在英国市场门外,无缘争取把该国电信基础设施升级为5G和全光纤网络的巨额合同。

北京时间4月17日早间消息,由于美国商务部禁止本国企业向设备制造商中兴公司销售零部件,本周一,美国光学设备制造商的股价集体跳水暴跌。

在当天的证券市场上,Acacia Communications的股价狂跌36%至25.63美元,市值蒸发超过三分之一,Oclaro股价暴跌15.2%至7.99美元,Inphi下跌6%至30.795美元,lumentum控股下跌9.1%至58.48美元,Finisar下跌超过4%至15.62美元,NeoPhotonics公司下降4%至6.52美元。

根据瑞杰金融集团 (Raymond James)的一份报告,Acacia公司30%的产品卖给中兴,中兴占Oclaro公司销售份额的14%。Lumentum、Finisar和NeoPhotonics公司分别有2-3%的销售来自中兴。不过,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公司威廉·布莱尔(William Blair)的报告显示,中兴公司在lumentum的销售占比为5%-10%,在2017年Oclaro公司的收入中,中兴的贡献率为17.5%。

“或许在七年禁令背后还有其它或更大的原因,但新的行动乍看起来似乎过于苛刻,同样使看好中国强劲增长的美国零部件公司受到伤害,”威廉·布莱尔公司分析师迪米特里·奈蒂斯(Dmitry Netis)在报告中写道。“新制裁可能迫使中国公司在缴纳之前的罚款和变更管理层之后完全履行承诺。”

同时,根据报告,美国光学设备制造商NeoPhotonics、Oclaro、Acacia、Lumentumand Finisar的光学元件主要销往中国,中兴禁令将对上述公司的销售造成冲击。

Lumentum、Oclaro,Finisar和其它光学元件制造商在中国电信的相关订单已经放缓。分析师预计,受到光纤网络、5G无线和为云计算服务而设计的数据中心的推动,这些公司的效益将在2018年出现反弹。

美国商务部2016年就开始对中兴公司对伊朗销售产品一事展开调查。去年三月,中兴通讯承认违法向伊朗出口美国商品和技术,最终美国商务部向这家中国设备制造商开出8.9亿美元的罚单,并同意采取其它措施,但尚未执行。近期该机构认定中兴违反了2017年和解协议,禁止美国公司向其销售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为期长达7年之久。

伴随特朗普政府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直在升级。(斯眉)

原标题:8个月造子弹70万发 安徽警方端掉特大地下“军工厂”

警方缴获的赃物警方缴获的赃物

8个月疯狂制造铅质子弹70余万发,买家遍布黑龙江、四川、广东、安徽、上海等全国近30个省份,整个犯罪链条采取公司化考核模式“高效”运转。近日,马鞍山警方宣布,该市含山县公安局成功侦破公安部挂牌督办“7·12”特大网络制贩弹药案,移送起诉犯罪嫌疑人30名,现场缴获铅质子弹10000余发,以及制造铅质子弹的成套模具、原材料。

一起赌博案牵出神秘网络卖家

2017年7月,含山县公安局在办理一起聚众赌博案中,民警偶然得知,犯罪嫌疑人王某平日里喜欢上山用气枪打猎。这个王某是如何非法持有气枪的?消耗量较大的气枪铅质子弹又是如何源源不断得到补充的?带着种种疑问,办案民警在深挖中发现,王某通过微信多次向微信好友“流泪的刺猬”求购气枪、铅质子弹。于是,警方围绕“流泪的刺猬”展开调查,成功锁定其真实身份为含山县居民过某。

据过某交代,他的铅质子弹主要来自一名网名为“金恩”的男子蒋某,此人在圈内小有名气。去年7月26日,警方在江西赣州将蒋某抓获,但蒋某仅仅是个铅质子弹买卖的“中间商”。

货单现玄机制销链条若隐若现

在调阅蒋某转账记录的工作中,警方发现蒋某频繁汇款给一个网名叫“老卡”的人。8月初,专案组赶到湖南怀化。在当地警方配合下,警方发现“老卡”的一张银行卡于5月份在怀化市麻阳县黄桑乡有一笔柜面交易。据此专案组推测可能就是黄桑乡人。经查,“老卡”姓郑,26岁。8月11日,警方在郑某的家中将其成功抓获,并现场缴获仿真枪一只,可郑某的货源也是来自多个上家。

专案组决定调整思路,从含山的第一张物流单查起,在对涉案人的近千张物流单梳理后,主要发货地都指向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警方发现,郑某交代的网名为“小鸡一手商”的神秘商家也长期在云南楚雄活动。种种迹象表明,云南楚雄很有可能就藏有一个生产、销售铅质子弹的重要窝点。

千里追源头“军工厂”最终被剿灭

专案组立即奔赴2000公里外的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通过对物流公司上千份单据筛查,警方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发货、藏身的出租屋,最终确定了6人犯罪团伙。

去年9月8日晚,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现场抓获以“小鸡一手商”胡某为首的6名犯罪嫌疑人,缴获各型成品铅质子弹5000余发。在随后的审讯中,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在20多公里外的深山里有一个铅质子弹加工点。专案组连夜赶往这个加工窝点,现场缴获各型成品铅质子弹5000余发,原材料铅丝70余千克以及多套加工设备。

经过审讯警方得知:胡某等人自2017年年初开始,利用手工小作坊制造、销售铅质子弹,团伙里的6人按照销售联络、包装邮寄、生产加工等环节分工明确。他们反侦察意识极强。在巨大利益的刺激下,胡某等人在8个月疯狂制造铅质子弹70余万发,销往地遍布黑龙江、四川、广东、安徽、上海等全国近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由于涉案面巨大,在主要犯罪嫌疑人归案后,含山警方又展开繁重的销售线路梳理工作,并将相关线索交由公安部发往各省警方侦查。截至2018年4月13日,涉案30人已被全部移送检察机关,其中胡某等主犯已被法院判处7至10年有期徒刑。

来源:中安在线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