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制作企业网站 下的文章

美股 北京时间6日讯,当地时间周四,印度央行宣布,接受监管的印度金融机构禁止提供加密货币相关服务。该银行在声明中表示,鉴于相关风险,该禁令立即生效。该银行同时表示,将为那些已经提供加密货币服务的公司另行规定特定时间以结束该项服务。

该禁令发布之前,印度政府早就发布过相关交易风险警示。印度央行表示,加密货币还会引发消费者保护、市场诚信和洗钱等问题。

周四发布的声明只是加强金融市场更广泛监管政策的一部分。

原标题:台媒质疑:美国对大陆的贸易逆差统计根本就是错的!

当地时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了制裁所谓针对中国“经济侵略行为”的总统备忘录。中美贸易战由美国正式打响。而其他国家也开始担心此举会最终演变成全球性的贸易战。原因是近期特朗普不断指控各国的不公平贸易,已导致美国贸易逆差(赤字)升至8,000亿美元,严重影响经济利益。

而特朗普关于美国与全世界贸易逆差(赤字)升至8,000亿美元这一说法,台湾《工商时报》4月5日发表社论提出了质疑称:“美国于近半世纪的自由贸易中真的吃亏吗?真有如贸易赤字所呈现的这么严重吗?对于这个统计谬误,有必要深入加以探讨。”

 ▲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原文截图 ▲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原文截图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不断指控各国的不公平贸易,已导致美国贸易逆差(赤字)升至8,000亿美元,严重影响经济利益。为此,特朗普除下令加征钢、铝防卫关税外,还实施了301法案,对大陆每年出口到美500亿美元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此举旋即引来国内和欧洲等国反制,全球贸易战已然箭在弦上。

为让这场贸易战师出有名,特朗普紧紧抓住8,000亿美元的逆差,大张旗鼓的指控,然而,美国于近半世纪的自由贸易中真的吃亏吗?真有如贸易赤字所呈现的这么严重吗?对于这个统计谬误,实有必要深入加以探讨。

我们下面仅就附加价值贸易统计(Trade in Value Added;TiVA)及国民所得统计(SNA)两个面相来探讨一下近半世纪的自由贸易,到底美国是吃亏还是获利。

首先,我们要先了解特朗普所指出的美国贸易逆差8,000亿美元是美国海关统计的,并不包括服务贸易。众所周知,基本上金融、海运、空运、观光、专利等服务输出都是美国的天下,近五年美国平均每年服务贸易顺差高达2,500亿美元,美国政府只谈货品贸易逆差,绝口不提服务贸易顺差,这样的论述实有失公正。

当然,一定有人会说:“货品贸易与服务贸易相抵之后,美国还是有5,500多亿美元逆差,还是很多,美国凭这项数字还是可以理直气壮指控各国不公平贸易。”但是,这5,500亿美元真代表美国吃亏吗?恐怕未必,因为自1990年以来全球贸易已出现重大变化,贸易型态不再是教科书上所谈的甲国对乙国输出毛衣,乙国对甲国输出葡萄酒这么简单,在全球化分工之下,一项产品的生产绝少在一国之内完成,总要经过多国的分工、加值及组装才能出口。换言之,传统海关统计的顺、逆差已经不足以做为贸易公平与否的证明。

由此可知,若我们不随着这个变化修正统计方法,仍援引海关统计来评估贸易情况,必然会得出错误的结论。为修正海关统计的偏误,世贸组织(WTO)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近年已完成附加价值贸易统计(TiVA),经连结各国产业关联表估算一国出口总额里的附加价值比率,就可以知道各国出口获利的情况。

TiVA纳入商品及服务贸易,目前的资料已到2011年,我们可以对比一下,这一年美国海关统计显示的贸易逆差达7,300多亿美元,前五大逆差国里,大陆贡献了3,000亿美元、墨西哥与日本各贡献600多亿美元,德国近500亿美元、加拿大350亿美元,合计这五国带给美国高达5,000多亿美元的逆差。

然而,改以附加价值(TiVA)估计,美国2011年来自大陆的逆差仅1,500亿美元、来自墨西哥及日本的逆差各150亿美元、来自德国也降至100多亿美元、来自加拿大是400亿美元,合计这五国只带给美国2,300亿美元逆差,两相比较,不到传统贸易逆差的一半。

并计其他国家双边贸易后,依附加价值概念所估算的2011年美国贸易逆差大约就是2,300亿美元,不要怀疑,因为美国拥有附加价值率,许多依海关统计对美享有顺差的国家,一经TiVA估算后全变成逆差,韩国就是如此,原来对美享有逾百亿美元顺差,改依附加价值计算后都变成逆差。

传统贸易7,300亿的贸易赤字,经附加价值概念(TiVA)一算即缩小至2,300亿美元,虽然赤字缩小许多,但相信仍有人会认为这个赤字还是太大,还是足以让美国借此发动贸易战。

不过,请注意TiVA这份统计并未把海外美商生产、销售的获利还原到美国帐上,从国民所得统计(SNA)而言,海外美商创造的附加价值皆计入各国的GDP,海外美商自然也就成为推升美国贸易赤字的重要‘贡献者’,以2011年而言,这笔美商在海外创造的“国外要素所得净额”将近2,500亿美元,试想,在加入这笔海外获利之后,抵消2,300亿美元赤字而有余,美国还有什么贸易赤字?

依国民所得统计的定义,做为计算经济成长率的国内生产毛额(GDP)并不包括企业在海外生产、销售的获利,这个获利(国外要素所得)只有在算国民生产毛额(GNP)时才会重新加进来。美商自1990年以来大举赴海外投资设厂,其创造的“国外要素所得净额”于1990年代平均每年283亿美元,近八年(2010~2017年)平均已升至2,234亿美元,海外获利成长如此之快,这不也是全球化为美商创造的利益吗?但是,我们从未听过特朗普提及这一巨大利益。

数字会说话,但也会说谎话,如今全球产业分工已让各国利益相互依存,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特朗普以传统的贸易赤字夸大自身经济受损,指责他国进行不公平贸易,显然是混淆事实。鉴于此,中方谈判人员应进行更深入的统计分析,还原真相。

来源:台湾《工商时报》

朴槿惠案一审宣判法庭场景(模拟图)朴槿惠案一审宣判法庭场景(模拟图)

海外网4月6日电 当地时间6日下午2点10分,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将对朴槿惠“亲信干政门”案进行一审宣判,过程会电视直播。有韩媒抢先一步,模拟呈现了这场“世纪审判”的法庭场景:禁止媒体拍摄、安4台自备的摄像机,在法官入场时同时启动、朴槿惠将不会现身被告人席等。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首尔中央地方法院

据韩国KBS电视台等报道,这是韩国史上首次对一审判决进行直播。为了维持秩序,法院不允许媒体和旁听观众拍摄,而是计划用自备的四台摄像机,对现场进行播送。韩国《中央日报》说,摄像机将会在法官入场时启动。

据了解,四台摄像机中,会有两台面向法官席。其中一台拍摄三名法官,另外一台单独拍摄宣读判决书的审判长。

摄像机拍摄检察官席摄像机拍摄检察官席

其他两台摄像机中,会有一台面向被告人和律师席,另一台负责拍摄检察官席。

图为被告人和律师席位,朴槿惠将缺席图为被告人和律师席位,朴槿惠将缺席

由于朴槿惠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出席,届时将播出被告人席位空缺的画面。

另外,考虑到肖像权的问题,法院将不会对150人席位的旁听席进行直播。

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

最近,要不要对朴槿惠的“命运宣判”进行直播,是让韩国法院苦恼的问题。去年8月1日起,韩国大法院开始实施《关于法庭旁听及摄影的规则》修订案。该修订案规定,允许对一审和二审宣判进行电视直播。尽管有规可循,但法院在实际执行中却很谨慎。对“亲信干政门”的另外两大主角——崔顺实和李在镕案件进行宣判时,均未允许直播。

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去年5月,朴槿惠参加首场正式庭审

不过,朴槿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2日下午,朴槿惠向法院递交亲笔信,明确反对直播。但法院未采纳朴槿惠本人的意见,而是决定允许直播宣判,理由是此案涉及前总统,引起全民极大关注。这让朴槿惠的律师们非常不满,他们向法院递交意见书,称直播宣判违反无罪推定的原则,不啻于“给朴槿惠烙上罪名”。不过韩媒认为,想推翻法院的决定,很难。

原标题:对话中汽协常务副会长董扬:美国要打贸易战中国汽车业不用怕

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这场贸易战,中美汽车产业都被裹挟其中。

4月3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在接受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中美真的在汽车产业爆发大规模贸易战,那大家都会有损失,但细细算下来,中国汽车产业并不需要惧怕。

“我们虽然尚不清楚美国汽车业的态度,但它们很清楚中国是它们的最大市场,如果民族情绪造成销量影响,那就会对企业发展增加难度。”董扬说。

美国当地时间4月3日,美国政府依据301调查单方认定结果,宣布将对原产于中国的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涉及约500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中国政府迅速进行反制,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汽车、化工品、飞机等进口商品对等采取加征关税措施,税率为25%,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一时,两国间经贸压力骤增。在双方的措施清单中,都包含了汽车,产业界、市场对此保持高度关注。

综合外媒报道,美方可能会要求中国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实施与美国相同的关税水平(税率2.5%),并取消中国在汽车制造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

董扬表示,从整车出口来看,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数额远低于进口的数额,出口的也多是中美合资车企所产的汽车。

他认为,如果中国汽车关税降至与美国同等水平,将对产业造成不利影响。但美国在中国的合资车企也将吃亏,关税降低后,可能日本、韩国、德国人分到了一杯羹,美国车却得不到最好的结果。

记者:美方提出中国汽车关税25%,美国只有2.5%,认为中国应该降低汽车进口关税,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董扬:首先,从整车贸易看,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数额远低于进口的数额,中国对美是巨额逆差;其次,与印度、东盟等发展中国家的新兴汽车市场相比,我们的关税并不高;最后,中国出口的也多是中美合资车企所产的汽车。综合来看,美方获益更大。

记者:美国提出要让中国的汽车关税与美国一致,均为2.5%。如果成真,将对行业造成多大影响?

董扬:影响会比较大。据中汽协测算,进口美系车以大排量、高档为主,如果降价20%,价格势必会传导至国内生产的汽车。预计全部车型平均降价5%以上,影响利润20%以上。作为既得利益者,通用、福特等合资车企也将受到冲击。

记者:据称,美方有意要求中国放开外资在合资车企中的股比限制。这个问题在争取加入世贸组织谈判时,是否有明确的时间表?

董扬:我参与了中美之间当时的谈判(即进一步降低部分汽车及其零部件的进口关税税率的谈判),当时的焦点就是降低关税,当时关税逾100%。围绕降低关税的幅度及时间表,双方曾一度展开拉锯战。最终决定自2006年7月1日起,我国根据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关税减让承诺,进口车关税调整至25%。在这期间,中国也尽量考虑了美方的要求,采取了先快后慢的办法,多次降低税率。

实际上,美国当时并没有提及股比问题,当时中国汽车产业已经比俄罗斯、印度这些市场更开放。直到我在参与中国与欧洲相关谈判时,对方提出了股比要求。最终,我们承诺自加入WTO之日起,放开汽车发动机合资企业外资股比限制。

记者:现在,中国是否有可能在自贸区,在新能源汽车整车等领域,放开外资股比限制呢?

董扬:本质上,WTO遵循自愿和普惠原则。 2017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中方宣布将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

记者:有观点称,美国之所以警惕中国新能源汽车,是因为中国产品品类多、全,市场化运用成熟。美国担心石油危机时借助节油汽车占据美国车市的历史重演,你认同这个观点吗?

董扬:现阶段,我国新能源汽车数量虽然多,但在技术上和美方仍有差距。这一点在动力电池领域尤为明显,在电池能量密度上,我们与有两年代差;在整车能效上,我们与日本的丰田、日产,大概有三到四年的代差。而车辆安全性等领域,则是刚刚起步。在现有政策下,中国新能源乘用车五年内很难大量进入美国市场。

但是,中国在大客车方面则有技术优势。一方面,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客车市场;另一方面,巴士制造需要集中度,因此中国有规模优势。

同时,美国人对汽车很挑剔,法律、法规考核十分严格,我暂时不认为中国电动车能在美国占据大量市场。

记者:如何看待CEO埃隆·马斯克对中国汽车进口关税和外资投资股比的抱怨?

董扬:就算中国真同意放开股比,埃隆·马斯克也未必马上投资建厂。马斯克是个商人,他需要盈利。他不可能在华投产高端车,这一定亏损。而平价车型,他自己本土的产量都严重不足。另外,特斯拉产品的稳定性也有待提高,总不能上量后,又总是全面召回。

实际上,埃隆·马斯克主要关注的是一是降低进口关税,二是获得中国政府的电动车补贴,享受同等待遇。

对于特斯拉来说,最好中美不要打贸易战,如果真打起来,他肯定进不来。

记者:如果美国借助供应核心零部件的手段展开贸易战,中国企业如何应对?

董扬:总体来说,我们有日本、德国等零部件体系备选,加上自主生产,替代性的问题不大。

记者:贸易战是否会对合资企业造成影响?

董扬:如果是低烈度的贸易战,那么中美合资企业,在中国纳税、创造就业,多半不会发生抵制美国货的情况。但要留意,贸易战是否会波及到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是否会新增审核标准,或者更多、更苛刻的条件。毕竟中国对美投资与日俱增,大部分企业都有意过去购买相关技术。

记者:如果贸易战展开,全球汽车行业会迎来怎样的变局?

董扬:贸易战升级是循序渐进的,如果从限制货物贸易升级到限制人员交流和互相投资,那是全球汽车技术发展的灾难。作为全球一体化最高的产业,汽车整合了全球资源:研发自技术最好的地方,生产自成本最低的地方,销售到发展最快的地方。

从全球来看,美国和欧洲损失最大,中国、印度背靠巨大的市场需求,相对来说损失可控。毕竟美国本土份额越来越低,一旦波及中国这种全球最大市场,美国汽车产业必然受到严重冲击。因此,大家都有损失,但细细算下来,中国汽车产业并不需要惧怕。

美国汽车业的态度目前不明确,但他们很清楚中国是最大的海外市场,除了原装进口车型获益,如果民族情绪影响合资厂销量,那企业发展难度会大大增加。

此外,美国和欧洲联手的可能性不大。就算联手,展开世界范围内的贸易大战,中国汽车现阶段走出去的重心也是发展中国家,影响不大。

记者:中国汽车产业有没有可能作出让步?

董扬:就我们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现在不需要做出什么让步。从中国汽车产业的利益来说,我认为并不需要过虑。不过,话说回来,以美国人的手速,就算中国做出让步,美国人手慢,欧洲日本人手快,他还不见得拿得到。比如关税降低后,可能日本、韩国、德国人分到了羹,美国车企却拿不到最好的结果。

其实,美国应该好好把握中国汽车市场。中国政府、民间资本都大量支持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我们希望世界各大车企利用好中国开放的机遇,共同发展这块市场。毕竟,中国政府推动力度大、产业协调合作能力强、每年还有大量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在新技术的发展中,初期市场很重要,中国市场也将推动全球性的技术进步。

原标题:特朗普首次回应桃色丑闻,称不知其律师付给艳星13万封口费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前成人电影女演员史蒂芬妮·克利福德(Stephanie Clifford)的桃色丑闻发酵一个多月后,对此三缄其口的特朗普首次发表回应,称自己不知道私人律师曾付给克利福德13万美元的“封口费”。批评者称,这笔钱被用来非法影响了2016年美国大选的结果。

据《华盛顿邮报》4月5日报道,特朗普当天在“空军一号”总统专机上被记者问到了这起桃色丑闻。当记者问特朗普是否知道他的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付给克利福德13万美元“封口费”时,特朗普回答说:“不知道。”

记者追问:“如果克利福德的爆料不属实,那为什么律师会付钱给她?”

特朗普答道:“你得去问迈克尔·科恩。迈克尔是我的律师,你得去问他。”

另一名记者问特朗普是否知道科恩这笔钱是从哪里来的。特朗普说自己不知道。记者再问特朗普是否准备了一笔钱供科恩使用,但特朗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此前,艺名为斯托姆尼·丹尼尔(Stormy Daniels)的成人电影女演员克利福德宣称自己曾在2006-2007年和特朗普有过性关系(特朗普已于2005年与现任妻子梅拉尼亚结婚)。特朗普的律师科恩曾在2016年美国大选前向史蒂芬妮支付了13万美元的封口费,以避免其公开讨论与特朗普的这段关系。3月,克利福德对特朗普提起诉讼,希望法官宣布两人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签署的这份保密协议无效。白宫驳斥了克利福德的言论。

科恩此前对记者声明说,特朗普集团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并没有报销他付给克利福德的13万美元,他也没有提及特朗普是否参与了这笔交易。他称克利福德的爆料不实,并为自己付的“封口费”辩解称,“只因为某件事情不是真的,不意味着它不会造成伤害。我会永远保护特朗普先生。”

此事之所以引人关注,不只因为这是特朗普的私人丑闻,还因为它可能事关特朗普在2016年的竞选活动。《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5日否认自己知情,可能会带来两方面后果。一方面,如果克利福德和特朗普打官司,特朗普可能被证实是撒了谎。另一方面,由于这笔“封口费”与特朗普竞选有关,它的合法性可能要受到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和司法部的审视。

美国政府监督组织“共同事业”(Common Cause)称,这笔钱是用来影响2016年大选结果,因此可以算是一种对特朗普团队的非法“献金”,欺瞒了公众。

前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波特(Trevor Potter)则说,特朗普的言论引发了更多疑问:特朗普是何时第一次听说“封口费”的?是否把这笔钱付还给了科恩?特朗普竞选团队中还有谁知道此事?

继克利福德之后,前《花花公子》模特麦克杜格尔(Karen McDougal)也在3月底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爆料称,自己曾与特朗普在2006-2007年发生婚外情,特朗普还曾试图向其支付金钱。白宫方面称,特朗普也否认了这一事件。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